景东| 鲅鱼圈| 伊川| 册亨| 商水| 丰都| 布拖| 前郭尔罗斯| 杂多| 利川| 安西| 桑植| 德清| 上杭| 绥滨| 六合| 平山| 武夷山| 故城| 泾县| 册亨| 猇亭| 四子王旗| 建湖| 高州| 株洲市| 瑞金| 黑山| 中方| 如东| 华蓥| 枞阳| 砚山| 霍城| 瑞金| 樟树| 康马| 聊城| 贵德| 德清| 刚察| 甘肃| 宜宾市| 陕县| 九台| 连云港| 遂平| 德安| 青冈| 蛟河| 石嘴山| 祁东| 邢台| 富源| 枣阳| 汉源| 大同县| 定襄| 荔波| 梁山| 景谷| 筠连| 绛县| 金湾| 贺州| 封丘| 安仁| 芒康| 台安| 类乌齐| 金堂| 静宁| 黄石| 白朗| 黄山市| 烈山| 凤县| 临西| 宣城| 合川| 祁连| 沙雅| 休宁| 魏县| 香河| 汤旺河| 兴化| 上甘岭| 武鸣| 松潘| 屏边| 镶黄旗| 茄子河| 靖边| 昂仁| 彭阳| 乐亭| 邕宁| 勐腊| 阳原| 丰县| 廊坊| 望江| 阿克陶| 宁化| 阳信|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 扶风| 井陉矿| 台北县| 政和| 淅川| 南召| 乌当| 泉港| 虎林| 通江| 普宁| 和县| 枣庄| 潞城| 道真| 拉萨| 铁岭县| 贵州| 浚县| 石阡| 云梦| 陈巴尔虎旗| 叶县| 涿州| 会东| 连城| 郫县| 济源| 贵南| 成都| 扎囊| 通江| 疏勒| 贾汪| 五原| 个旧| 施秉| 合阳| 通河| 洛川| 白沙| 南郑| 郧县| 大洼| 昆明| 南投| 延寿| 昌都| 登封| 富拉尔基| 平昌| 漠河| 平乐| 金阳| 安达| 日土| 富县| 鲅鱼圈| 安福| 绥棱| 策勒| 荣昌| 费县| 龙湾| 应县| 河源| 金湖| 融水| 郁南| 大悟| 府谷| 丰县| 东川| 大化| 安阳| 宣化县| 鹰手营子矿区| 礼泉| 东莞| 星子| 内蒙古| 康马| 井冈山| 公安| 通江| 苏尼特左旗| 双辽| 封开| 鄱阳| 常山| 河曲| 卢龙| 太原| 永宁| 章丘| 玉树| 紫阳| 大港| 灌阳| 梅县| 酒泉| 黑山| 周至| 乌兰| 临邑| 正宁| 托里| 平房| 英山| 灵台| 新洲| 建水| 松溪| 献县| 博罗| 固安| 盘山| 武汉| 咸阳| 虞城| 拜泉| 扎赉特旗| 姜堰| 泾阳| 湖南| 古丈| 潮安| 昭平| 翁牛特旗| 仪征| 内丘| 广昌| 兴化| 六盘水| 亳州| 开原| 望谟| 富县| 黔江| 唐山| 天祝| 镇安| 静宁| 乐平| 平遥| 商城| 延安| 神农架林区| 巢湖| 阳原| 澄迈| 静乐| 洛浦| 高明| 安福| 枝江|

2018年地球一小时“开启我的60+生活”(1)

2019-05-21 14:57 来源:西江网

  2018年地球一小时“开启我的60+生活”(1)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她先后担任乡妇女协会委员长、县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兼赤卫军政委、红六军团和湘鄂川黔军区组织部长等职,参加了秋收起义、湘赣和湘鄂川黔根据地反“围剿”斗争、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历次战斗中身先士卒,出生入死,英勇顽强。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他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自觉与党中央在政治上保持一致。1934年10月任红4军第11师参谋主任。

  1992年1月15日在北京逝世。抗日战争时期,他参加了河北临城、赞皇等战斗,在高邑、内丘、获鹿、邢台一带组织部队发动群众,建立人民政权,坚持敌后斗争。

  1939年夏到山东,任八路军第1纵队政治部组织科科长、山东纵队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山东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抗日战争时期,他参加了淮南半塔集守备战。

他勤奋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他治军严谨,具有丰富的领导工作经验和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他事业心强,作风扎实,完成任务坚决;他顾全大局,胸怀坦荡,有坚强的党性和组织纪律观念;他作风民主,宽厚待人,一身正气,刚直不阿;他严于律己,廉洁奉公,始终保持了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和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

  先后任红5军团团长、师长,红1军团随营学校总队长,中央红军学校主任教员,红军大学参谋科长,特科学校训练处主任等职,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1942年6月任太行军区第六分区政治委员,参加了太行区反“扫荡”。公略步兵学校成立后,任训练处处长。

  新中国成立后,任第5军政治委员兼新疆伊犁军区政治委员和中共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区委员会书记。

  1961~1965年任工程兵副司令员。他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1934年,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

  甘祖昌算了一笔账,两个疗程就是10个月,光住宿费就要3,000多元,他怎么也不住,坚决要求回家,结果只住了12天医院。

  1936年10月随部西渡黄河,艰苦转战河西走廊。1975~1982年任总后勤部第一副部长。

  

  2018年地球一小时“开启我的60+生活”(1)

 
责编:
先驱要闻 -- 政治言论 -- 经济财富 -- 社会文化 -- 科技教育 -- 精彩推荐
过刊检索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百亿流台诈骗款去向不明
  新华网 ( 2019-05-21 15:19:13 )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4月15日,被马来西亚遣返的台湾诈骗嫌犯抵达桃园机场。他们戴着口罩,以手遮脸。法新社

??? 每年有上百亿元人民币的电信诈骗犯罪赃款被骗子从大陆卷到台湾,至今被追缴回来的只有20万元人民币

???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燕子发自台北 日前,“肯尼亚案”震动两岸。台籍嫌犯被肯尼亚遣返大陆的事实,暴露的是长期以来台湾方面在打击电信诈骗方面的无能和无为。相继发生的“马来西亚案”——20名诈骗嫌犯被马来西亚遣返回台后在机场就被“就地放生”,则如“打脸”一般再次证明了台湾事实上就是“诈骗天堂”。
  反观遍布大陆的受害者,倾家荡产者有之,家破人亡者有之,但台湾竟无法可依?根据国台办发言人公布的数据,每年有上百亿元人民币的电信诈骗犯罪赃款被骗子从大陆卷到台湾,至今被追缴回来的只有20万元人民币。这些赃款在台湾究竟流向何处?为何台当局面对愈演愈烈的电信诈骗毫无作为?不少台湾有识之士认为,台湾确实欠大陆一个说法。

为台湾经济成长做“贡献”?

  “肯尼亚案”台籍嫌犯被遣返大陆,引爆台湾舆论,更让某些政党和政客打着“主权”和“尊严”的旗号上蹿下跳,全然无视究竟谁才是受害人。由台“法务部”主导的“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协商团”4月20日上午搭机前来大陆,打算就“肯尼亚案”、“马来西亚案”和两岸共同打击犯罪事宜进行通盘协商。而在此之前,每年都有上百亿元人民币的电信诈骗犯罪赃款流入台湾,台当局几乎没有有效的追赃手段,对诈骗犯也每每轻纵,令台湾蒙上“诈骗天堂”之名。
  这些年来,究竟有多少诈骗赃款被诈骗犯卷到台湾?具体数额恐怕难以统计清楚。但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曾告诉两岸媒体,“据初步统计,近年来,每年有上百亿元人民币的电信诈骗犯罪赃款被骗子从大陆卷到台湾,至今被追缴回来的只有20万元人民币。这些诈骗行为造成许多家庭倾家荡产,很多企业倒闭破产,给受害人身心造成极大伤害,有的甚至走上绝路。”
  反观台湾诈骗集团,则手握巨额诈骗赃款,赚得盆满钵满。据台媒报道,2015年年底,大陆与香港、台湾、印尼、柬埔寨等执法部门联手破获跨国电信诈骗集团,254名嫌犯中就有不少台湾人。时年32岁的台籍嫌犯黄凯堂表示,每天早上8点起床集合,要打200通电话,每个月酬劳是5万(新台币,下同。1元新台币约合0.2元人民币)。而他原本在高雄从事殡葬业,月薪2.5万,因投资失败欠下200多万债务,遂跑到印尼加入诈骗集团。“肯尼亚案”中的刘姓台籍嫌犯,也坦承自己诈骗的金额大概有24万。说到加入诈骗集团的缘由,刘姓嫌犯表示,因为当兵时担任雷达兵谙熟电脑作业,听说去肯尼亚搞诈骗每个月可以赚6万,是台湾收入2倍,这才“义无反顾”成为诈骗集团成员。
  整体而言,以台湾人为骨干的电信诈骗集团仅占所有电信诈骗集团数量的约20%,但诈骗金额比例却高达50%,涉案金额千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大案要案,则几乎全部是以台湾人为骨干的电信诈骗集团所为。如此恶劣的犯罪行为,在台湾却得不到严厉的司法制裁,大部分嫌犯连坐牢都不用,追赃也就无从谈起。2014年至今,两岸的“两岸罪赃协处专责小组”共追回诈骗大陆人的赃款20.7万元人民币,而更多赃款显然源源不断流入台湾。“马来西亚案”中,诈骗团伙在机场被释放后立刻赴高级酒店集体狂欢,挥金如土的手笔可不就是“钱进台湾”的明证。
  “肯尼亚案”发生后,大陆网友翻出去年7月间某台湾教授在政论节目上关于诈骗集团的奇谈怪论。这名教授指出,诈骗集团的嚣张行为其实“是一个福音”,因为他们在为台湾“创收外汇、钱进台湾”。被这番言论惊呆的大陆网友,干脆帮台湾算了一笔账:据官方资料,2015年台湾地区GDP约17.2万亿元,经济增长率0.85%,而增长额约1400亿元(合280亿元人民币)。若按这位台湾教授的逻辑,等于诈骗集团为台湾经济成长做了近一半的“贡献”,实在“可歌可泣”。

量刑过轻让诈骗集团有恃无恐

  你接到过诈骗电话吗?各种听上去比真的还真的事情,一旦开口让你转钱,其诈骗本质立刻就现出了原形。不仅普通老百姓防不胜防,连明星、企业和公务机关都曾上当受骗。这些诈骗电话背后,往往就有台籍诈骗集团首脑在海外遥控。“肯尼亚案”、“马来西亚案”仅是冰山一角,听上去很遥远的台湾诈骗犯,其实就在电话线的另一端。
  台湾何以成为“诈骗天堂”?追本溯源,问题显然出在台湾司法上。“肯尼亚案”、“马来西亚案”相继成为媒体焦点,凸显台湾法律在诈骗罪责量刑上的短板。以2011年6月两岸携手侦办的电信诈骗案为例,当时超过百名台籍嫌犯搭专机返台受审,甚至造成轰动。但结局却令人唏嘘,涉案的223人中仅有199人被起诉,最后判刑重的也仅有1年两个月,还可缴罚金代替坐牢,连台湾司法界都觉得无语。据前“立委”蔡正元透露,从2009年到2014年,台湾本地审理2100多名诈欺犯,其中只有400多人被定罪,其中大部分还可以缴罚金代替。这情形,等于诈骗无罪,不仅不必坐牢,也不用还回赃款。
  按照台湾相关法律,“意图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诈术使人将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五十万元以下罚金”。不过在实际的司法作业中,即使诈骗集团首脑,依照其所涉及的案件数量、金额等因素为考量,一般刑期也仅有两年半左右,普通的成员大概都只会判3、4个月。
  “时代力量”“立委”洪慈庸表示,台湾人在境外犯罪后一旦遣返回台湾,法院量刑过轻甚至无罪释放,其关键在于台湾“刑法”对于适用范围的不当限缩。洪慈庸以跨境电信诈骗集团案件为例,虽可处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非所称最轻本刑3年以上重罪,但是当台湾人在境外所犯跨境电信诈骗犯罪时,仍无适用“刑法”的余地。导致发生类似跨境案件,台湾难以追诉、审判。
  量刑过轻让诈骗集团有恃无恐,“高性价比”更让台湾诈骗犯流窜海外逃避刑责。连台当局现任领导人马英九日前都表示,台湾岛内推动“生产力4.0”,期待将效率驱动经济改成创新驱动,涵盖项目包含制造业、农业、服务业,期待加强服务业外销,结果都加强成诈骗业,“让我们很难过”。蔡正元也在社交媒体“脸书”痛批,“在美国诈欺犯的刑度跟诈欺金额有关,且诈欺犯要负终生偿还责任。在台湾既无关也不必还,难怪诈欺犯一回台湾就连声感谢,台湾就此在世界上成了‘诈欺天堂’”。
  有鉴于此,国民党籍“立委”蒋乃辛日前提案,对于利用广播电视、电子通讯及网际网络等进行诈骗的行为,将刑责从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提高到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蒋乃辛在提案中说明,台湾诈骗案频传是因为现行罚则太轻,因此提案加重网络诈欺罪刑责,提高至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科100万元以上1000万元以下罚金,以有效遏止网络犯罪。不过,这个提案还躺在“立法院”,以台湾的政治生态,何时能真正完成“修法”,恐怕只有天知道。

“既然台湾管不了,干脆给大陆管”

  “肯尼亚案”引发两岸高度关注,但关注点一开始却不太相同。台湾特定政党和媒体片面强调“主体”和“尊严”,无视受害的大陆同胞,近乎颠倒黑白。台湾民众之后也发现:台湾就是因为这些诈骗犯才被称为“诈骗天堂”。台湾网友幽默地直接把所谓的“救诈行动”叫成了“救渣行动”。还有漫画家画漫画,讽刺高喊“台湾有人权”的诈骗集团。
  其实,借着这两个案子企图搅浑两岸关系的,多是居心叵测的政客。记者近日出门采访,遇到的计程车司机常常主动谈起“肯尼亚案”和“马来西亚案”,他们普遍认为,诈骗集团害死人,放回来台湾都不用坐牢,不如让大陆来审。更多的台湾政党和公众人物也开始为“诈骗天堂”这个名号感到羞耻,那种因所谓“尊严”而脸红脖子粗的舆论氛围正在悄然转向。
  台湾诸多政党也开始呼吁,应该将心比心,给大陆一个说法。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就认为,应从法理情来看任何事,不要用情绪看事情,固然要保护个人,也要将心比心。她强调,犯罪就要接受法律制裁,一切由法来规范,由理来说清楚,由情来理解及将心比心,但不要让台湾成为诈骗集团输出的地方,这非常丢脸。国民党也主动发新闻稿再次表达对此事的立场,强调对于台湾人在海外涉嫌电话诈欺,造成受害人沉重伤害,国民党深感痛心,并呼吁朝野一致谴责这些不法之徒,尽速将之绳之以法,以正视听。
  新党也认为,台湾社会对诈骗犯罪集团多有切身之痛,普遍民意都无法接受轻纵罪嫌,“既然台湾管不了,干脆给大陆管”,新党主席郁慕明就表示,台湾如要争取管辖权,先要问问自己的司法能不能让人信服。新党呼吁,台湾诈骗集团泛滥的程度,已对两岸无数无辜民众造成伤害,台湾各政党应立即研究如何杜绝诈骗成风的“台湾之耻”。?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本专题所登载文章均为《国际先驱导报》提供给新华网的独家报道。其他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0年起《国际先驱导报》每周出版一期,4开32版,国内外发行,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邮发代号:1-65
年定价:98元
零售价:2元
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甲97号《国际先驱导报》发行处。邮编:100031

社 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
57号(100803)
传 真:(010)63074156

编辑部:(010)63074171
63074893
63073531
市场部:(010)63073377
Email:ihl-market@vip.sina.com
发行部:(010)63071967
63073856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
易总公司

广告总代理:众智实力(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10)58264848

朝日大酒店 侯耿村村委会 南胡家 卧虎山公园 百木洋
海盐金汇名仕花苑 龙头山 水尾凹 眼气 北药王胡同